数字QAQ

一定不会鸽的!……尽量

药【镇醒者】

        接上一章

————————————————————




              

                                                    *


    伍六七是无辜的。我信他,不仅是因为他的表现和性格,我从一开始就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但如果要说什么关于这些的经历,我想还是从那件事说起比较好


   尽管Mfb的成员极力往下压低这件事的影响,但内线人员还是将事情报告给了我。胖子当时的脸色更证实了一切,由六哥亲口说出的,应该不会有假。只是……

  只是这一切太过于令人费解了,按常理来说,不应该有人会如此胆大包天的敢在两个家族底下挑事,


  哦?什么?婚礼那天吗

  蓝沐的婚礼举办的非常隆重,即便是为了Gr的面子也没有亏待每位来宾。沐木因为不能喝酒(酒精过敏)所以由胖子去一席一席的敬


  中途克老婆说不舒服我便和他叫了医生。他总是这样陪我忙到很晚才睡,那几日又偏头痛,明明不是自己分内的事还要操心,明明白天外交的工作有够辛苦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哪怕为了我也要好好休息啊…

  每每深夜,我都会在黑暗中看向克儿,吻上他碎发下的额,搂着他的腰入眠……


  啊,不好意思,偏题了


  后来我便陪着克儿回房治疗头痛。但不知何时烟雾在门口扩散,紧接着警报响起,我出于习惯直直跑向仓库查看情况,克老婆在房内休息。赶到时却是看到了散乱的货架。

  货箱是敞开的,丢失了几包令人入眠的普通药物,只不过药物的剂量过多,不符合药物的正常用量

  如果只是货物被盗也不算什么,但此事疑点重重。货架上被铁丝勾住的白布显得如此夺目,情报组的他们(即我的手下)也没有查到关于盗窃者的任何消息。


   我迅速思考了所有家族的作案动机,却并未想出有谁敢做出如此挑衅Gr权威的行为。门口的警卫居然支支吾吾说不出发生了什么事,看来警卫部又该招一批新人了啊……


   即便爱丽去查也只是查到了白布的来源

    湖南特有布匹的话…


    胖子,如果不出意外…

   我想我知道偷窃的人是谁了……


      那个时候欢愉气氛的主角,是怎么走开的呢?

  不过,真的是你的话,即便被人盘问,我想也你会有解释的机会吧,说不定还会被第一个排除嫌疑呢


                                               *


    就算身为情报组,也不可能整天全身心的投入到里面去,我内心有更重要的人,马克是我的爱人,我不能保证将朋友放在爱人更高的位置。抱歉,大家

   如果我早些知道他们的行动,或许沐木也不会走到这般可悲的地步……


   我不止一次的在脑内模拟着应对众人谴责时的说法,但大家都知道我那几天的身体状况及心理问题,便没有多说什么。

  克儿抱住了我,拍了拍我的后背,轻轻叹了口气。他是我打心底爱慕的人,拥有我不曾拥有过的特质。我自责了许久,我能感受到胖子对沐木的感情,更为没有保护好他而后悔。


  我当然知道其他人的沉默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做好保护他的万全准备,更是在于沐木去世的原因:

              赤噩

  打我在gr做事起,就从未见过如此药物,但江湖上的传言我是知道的。只是那两个人未免太过于卑鄙,竟用如此手段残害他人性命,丝毫不顾往日情分……


   最后是在沐木的餐具里发现的赤噩遗留。众人望向伍六七的那一刹那,连我也惊诧的看着他,仅此一秒罢了——那一秒,我的内心竟然也有了丝毫动摇,但我知道:


   哪怕他有那份心思,也不会有伤天害理的胆子


   可偏偏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指向一个我们从来不该怀疑的人:他是如此好的对待大家,哪怕做着打杂的活也任劳任怨。克儿也不愿相信这件事的指使人是伍六七,真是如释重负


  大抵是此事闹得人心惶惶,我总感觉Gr的族员开始对他带有偏见。就算他是无辜的,要是被人再挑起事端不知会被怎样对待,面临怎样的遇境…外界舆论对他的压迫太深了,就像要把他推进深渊般不善


   我在心底发誓,如果事情没有证实的情况下,Gr因此将伍六七逐出族门,我也会主动提出陪他一起退出。gr如果因为这些不确定的证据去怀疑诬陷一个正直的人,那我也没有呆在这儿的必要


   因为他现在已经放弃辩驳一切,将仅存的希望寄托在真相之上,不惧外界干扰的寻求整件事的真实面貌,揭开那二人卑鄙无耻的嘴脸


  可现在,当我们发现他时,他晕躺在货架旁,身下散落的,是那剧毒无比的赤噩……

   我只觉头晕脑胀,克儿几近丧失理智,几乎是够着质问着伍六七。我紧紧的抱住他,试图让他恢复冷静

  万幸的是,爱丽在库房门口的沙石路上,捡到了被扔掉的风衣。我愈发的想要了解真相,却是一无所获,如果想知道真实的情况,或许可以通过胖子来与Mfb做直接联系

     但目前最关键的人——蓝胖子不在了,他作为家族的主力,居然是主动向家族提出的退隐



                                                *


  关于整场案件(即沐木逝世一事),社会上的舆论更多的是好奇而并非可怕,更多的好奇是对于犯罪者身世的质疑——的确,从Gr建立起,没有人敢挑衅Gr的权威。正因如此,六哥才会不顾一切的要求沐木嫁给胖子吧……


   如果说是他们,那未免也太自大了:哪怕是得到了帮助,也不可能和gr内部做什么抵抗

  我看向墙上的时钟。时间过去的真快啊,一转眼都快两点了…听说克老婆还要去接待哼哼啊,如果这样我希望他们不会出现什么争吵……


  毕竟克儿他,还在对伍六七有疑虑吧

 他们会聊什么呢?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在接待室安装窃听器…今天下午没有什么可以处理的事件,我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砰!


  猛的一声枪响,我抄起手枪冲了出去

  案件终于是有突破口了吗

  不对!枪响的方向…是接待室!

  克儿!哼哼!

  ……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未完

—————————————————————

水了水了,快到假期了,尽量周更或日更OvO

可能会二改写的不好对不起!

谢谢各位看到现在

Q:输入法最前面的三个emoji是你磕的cp的结局

😞⚠💞!!??

很难不联想到什么(不是)

Q:对于电竞圈,有什么遗憾吗?(借用一下第五的,真的好想念那个时代啊)

5hs的前锋,itc的空军,Gr的佣兵,mfb的冒险(不是


主要说说5hs,mfb,(老)gr嘛…


5hs的遗憾,哪怕成员天各一方也终将会是所说的前程似锦,未来可期,没有了当年那些斗志,没有了当年的那群少年,少年们终究长大了,不知他们是否释怀了那年的梦,或许从一开始解散的消息出来到现在,真正没有释怀的还是我们,或者说,他们已经赢了,赢在了粉丝们的心里,成了别人不可触碰的白月光​

mfb的不平,他们大多也不在赛场上发光发热了,但他们很多人仍然在坚持着这份热爱与激情,他们也年少过,也创造过属于他们的奇迹。寸草不生乃马匪所到,他们真的捍卫住了自己的热爱和本心,输了不气馁赢了不骄傲,他们还是那个令人震撼的马匪帮,他们打下来的成绩我再看一遍还是会激动到不能自已

有人说,(老)gr的落幕,暗示着一众枭雄退隐,或许如此。但他们的辉煌和成就不得不佩服,三冠王的称呼不是浪得虚名,虽说戏谑的“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糠”但他们真的很优秀也很努力的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不是说别的队没有奋斗嗷),尤其是皮皮限,他真的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很乖的小孩儿,也终于从团宠的弟弟成为了常青树老大哥,他们的感情没有变,我相信他们的心也不会变


药 【任重者】

第一章喔(伍六七视角

cp:蓝沐哼七限克(全he)


不要上升到正主哦友友们

小脑洞写的不好请多多包涵啦

部分人物ooc致歉

——————————————————————



                                             *


胖子已经离开Gr四个月了

那件众人不愿提及的事不轻不重的划在每个人的心上,却从未有人主动提及,家族成员虽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到莫名的情绪瘟疫般散布在家族内部,可能这就是群糠无首吧。

总之,现在一切都不正常

或许从小沐木“嫁”到Gr开始,就开始不正常了


记得那会儿,六哥把胖子单独约谈出去,不知说了什么。一向对人和颜悦色的胖子回来时面色铁青,甚至底下人去的时候即使没说什么也被吼的很惨,领了重罚不说,还险些被撵出族门

  后来,哼哼啊找到我的时候,我发现他眼眶通红,刚哭过一场般。但接下来的事让我将话语凝结在喉中。他告诉我,Mfb内部发生矛盾,两位成员妄图改变内部的和谐,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我也有听说些许情报,这两位甚至另立门户妄图除掉所有Mfb成员,所以六哥想他和沐木分别“嫁”给我和胖子,以保证后期人员的稳定与Mfb族员的人身安全

不得不承认,六哥是有个好主意的,但不排除那两个人敢在Gr眼皮子底下作案。狼子野心,不可小觑啊

——[我和六哥说,我说我不去你们那儿…]     嗯?为什么啊?Gr内部老和谐了

——[我不是不想和你正大光明的一起,只是…这样的话,六哥怎么办啊……]  也是,六哥他…身体还没好,又经历这种事…也肯定受了不小的打击……

——[哪怕以后Mfb不会被人记得,我还是会记住的曾经一起的日子啊,我想留在Mfb,这样也算陪他们到最后了……]     我们都一起经历过嗷,我知道的,我尊重你的选择昂

——[对不起……老傻子…]   没关系没关系,你这,咋还又哭上了捏?没事嗷没事铁汁,多大点儿事……别哭了昂…听话……


他抱住了我,颤抖着肩,把头埋在我的颈窝,泪水顺着脖子下延……他只不过陷在回忆与现实中挣扎罢了,而我怎么会忍心怪他呢?


至于那两个人,背叛Mfb的人,Gr会拼尽全力和他们斗下去,哪怕是付出整个家族yong耀的代价,也会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Gr,几乎是引领了整个时代的家族…我不信没有这个实力


蓝沐婚礼当天,每位受邀的来宾都笑容满面。喝醉后的我浑浑噩噩,隐约间听到谁的声音在作响,但又分辨不清。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说不清是醉酒在先还是听到微弱的警报在先,但


                ——库房失窃了


几个月很快过去,沐木的屋子再也没有住进人过,被检测后的碗筷上有赤噩的遗留,因此失窃的库房没有时间被处理,门前的“丧”字不知挂了多久

      胖子也离开了家族,没有说明任何缘由


胖子离开前,只是和Gr的大家做了短暂的告别。但库房货物失窃的事还没得到妥善处理……明明如此在乎家族每一次生意,每一笔财产,这不像他的作风…凭他的领导能力……

平日的蓝胖子,哪怕遇到现在的情况(沐木出事),也绝不会一走了之,不顾一切的。


总之,要搞清楚一切,先从失窃案查起吧


或许是我太过焦虑了吧,总觉得有谁在背后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位于Gr、蓝胖子的房间保险柜内,我找到了货物的清单和Gr所有的商业往来


                                                *


查点货物并不难,只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被盗取的药品,能缓解神经疲劳并令人昏睡。但这并不算是重点…

我好奇的是,家族一向视库房为首要,甚至在货物四周盖上了黑色的幕布……怎会有人轻易混进库房并且顺利带走药品?哪怕是婚礼上众人醉酒享乐时,库房也会有警卫严格把关才对…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都会引起警报的……

地面上的白色粉末状固体吸引了我的注意,简单将其检验后却发现是……赤噩

赤噩这种药品携带剧毒,人体哪怕只食用一点也会暴毙身亡,尸体甚至不能被人所识,因其药效极其狠毒江湖上失传已久。哪怕是我也不能完全记住当年因此伤亡的人数


        我突然联想到五个月前沐木的状况…


可Gr家族自创始以来从未经营过此等阴险的生意,而这种卑鄙的东西怎会出现在家族库房…?我正思索着,不知被谁击袭。最后合眼前也只是恍惚间看见那黑色的身影远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家族内一群人看着我,却都紧皱眉头看向我,连身处情报组平日走不开的皮皮都赶了过来

发现我醒了以后,马克带着令我不解的表情看着我


——[七…是你干的吗?]     嗯?啥玩应?马克你在说啥啊?

——[你说呢?!在你身边的是什么?!]    嗯?这是……啊!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啊!

——[你还要说什么?沐木刚过来那会儿你怎么说的?!他好歹也是咱们同生共死的兄弟!再不济也是胖子的…你……伍六七你真的…你居然做出这种事……]     不…克……我也是刚发现的,刚做完实验,这是报告…信我,我真的没有…

——[马克,冷静,伍六七应该没有说谎,不然他怎么可能晕倒在这儿,况且我在外面捡到了这个东西。伍六七,有印象吧]   ?!这…

这不是,袭击我的人穿的风衣吗……

——[嗯,那么,那确实和他没有关系,是该查查这家伙的底细了]  


  爱丽带着衣服离开了,皮皮也拉着马克出去了…头好晕,像是要炸裂一样,眼镜碎了一地…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那应该,就是那两个手底下的人了吧?现在最糟糕的情况是,Gr已经被他们搞到了家族族员的内心深处,猜疑的气息开始弥漫……

……总之,如果要彻底查明真相,先要弄清楚每个人真实的想法,并且稳定住他们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马克那边行不通的话,就只能先和皮皮沟通了…情报组的话,会提供很多有关信息吧……





未完

—————————————————————

可以猜猜是谁偷的货物哦~

没改好抱歉啦QAQ


(爬起来写文OvO)

(没有设置彩蛋或者隐藏结局哦,不用投喂粮票的)

(快考试了可能更的很慢但是暑假一定争取日更QWQ)



【药】

(对不起【吻】,我还是先写【药】了hhh)


CP:蓝沐,哼七(七哼),限克

                                   全员HE


不出意外主线共七章(插曲另算)



预告:

曾经叱咤风云的Gr家族,Mfb家族两方交好。不仅仅是经济贸易上的往来,成员之间更是相亲相爱,外界的干扰丝毫没有影响到两方的密切关系,甚至更加亲密

好景不长,Mfb家族中有两人叛变,试图改变家族利益链,家族中富有声望的老大哥——马老六(江湖人称六哥)决定通过与Gr联姻保下家族成员,奈何皮皮限马克克是所有企业公认的甜蜜爱人,而爱丽又有女朋友,只剩下伍六七和蓝胖子没有姻缘

正巧伍六七哼哼啊处于你侬我侬的时期,互有好感但从未公开,而蓝胖子似乎是有看上小沐木的意思,六哥在最后将沐木拜托给了蓝胖子,哼哼啊执意留下,暗戳戳的和伍六七暧昧

而他们,真的只是单纯的爱恋着对方吗…目的与手段,政策和对策……有人为了爱而付出,有人知晓一切却无力改变,有人爱之深责之切,有人安排了一切的一切,有人藏在细节里,有人目睹全过程



人物:

(本文)Gr家族人物(出场顺序不分先后):蓝胖子,伍六七,皮皮限,马克克,爱丽

(本文)Mfb家族人物(出场顺序不分先后):小沐木,哼哼啊




设定:

蓝沐→先婚后爱(???也不太对的样子)

哼七→未公开的情侣

限克→恩爱到人尽皆知




全新沙雕小品文即将呈现,你,值得拥有





—————————————————————

(主要还是提醒自己别鸽了hhhhh)

但是实在要是鸽了就抱歉啊QAQ

学业原因QWQ


哼七哼do

有文但是审核不过啊QAQ

家人们哼七有没有群让我进一下

我放一下啊QAQ

都521了

审核还这么严格

QAQAQAQAQAQAQ

他的唇

cp:蓝沐,哼七,限克

(kiss)


ooc预警!

文笔不好各位多担待

—————————————————————




蓝沐

两人的第一次亲吻,该是那次吧

还记得当年最初的时候,胖子向沐木表白被某F一巴掌推上去亲吻住那个他。沐木的唇软软的,并没有平时怼人的泼辣

两人恋爱后几乎天天聊天,上到对方下到排位,所以即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关系也没有特别的淡漠,反而更加兴奋,和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或许他们本来就是对方眼中长不大的孩子

这对于两个话很多的人来说,这样挺好的。再加上,他们已经有了安稳的住所。所以二人不约而同的决定,该让对方享受到来之不易的爱了

晚安吻比早安吻多了些激情与羞涩,总让人不觉之间便做出更美妙的事情

早安吻比晚安吻多的是安抚和爱意,为了弥补昨夜后遗留的酸痛

哼七

伍六七是个别扭的人

虽然平时特别滴大大咧咧,但是暗藏的小心思只在不经意间偷偷透露——尤其是对他“大儿”哼哼啊的爱

但哼哼啊就是哼哼啊,他总能体会伍六七那些小心思小情绪。动不动便调戏一下他未公开的爱人,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出租车上不断瞟自己的那个老傻子

      不就是想要亲一口嘛,瞅啥瞅

社会你哼哥,人猛话不多。伍六七刚转过头去故意不看他,他便捏住那人的下巴,旁若无人的一口吻了上去。

昏暗的灯下看着伍六七涨红的脸便勾起嘴角轻笑着离开了男人带着酒精的唇。唇瓣间拉出的银丝宣誓着他们的情爱

而如愿以偿的伍六七还在“抱怨”着刚才他的举动,却又转身偷偷碰了碰嘴唇,试图继续吻上哼哼啊带给他的气息

            ——你不需要被别人理解,我懂你就够了

(出租车司机:我谢谢你们秀我一脸)

限克

他又被噩梦吓醒了

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还在床上,被子里有人在黑暗中看着自己,那人面容清秀,一双眼睛深邃而深情……

但这也不能阻止刚从噩梦中挣扎出的马克少女尖叫——

“我艹鬼啊!!!!!”马克大吼一句,差点儿从床上滚下去,幸好皮皮限用自己多年的屠皇手速将他搂进怀里盖好被子

“克老婆…你怎么醒了啊,又做噩梦了吗”听到是皮皮的声音他才勉强冷静下来…

“呃啊!皮皮你半夜不睡觉干嘛嘛…”马克小声嘀咕着,嘟着嘴很不满的样子,和平时马rap的意气风发不同,他在皮皮面前永远都是他的小娇妻,又有些却嚣张跋扈的小傲娇

“对不起…”皮皮垂了眼眸“我想…想亲你一口”

马克恍了神,转过身去思考着什么。皮皮以为他不喜欢自己的举动,正准备伸手抱住他做道歉时,马克又转过脸来,擦唇而过的温热触感传入神经

马克和皮皮愣坐在床上,还是马克先缓过神来,轻轻碰上了皮皮的嘴,鼻息散乱的扑打在皮皮的双颊。随即又背着皮皮躺下了

说不清是马克先红了脸还是皮皮先暗自欣喜。但短暂的一吻总能安抚双方的躁动

马克咬着下唇——今晚也是不眠的一夜




end

——————————————————————

论我为什么写蓝沐会写成车(✘_✘)

限克两种结局

结局一:马克克因为吻了皮皮限而激动害羞了一整晚

结局二:doi(不是)

Q星

灵感源于某次星与直播借sream账号

【内含分割线注意】

设定:

星与:身体心理双疾病患者

超  Q:星与暗恋对象

写的不好见谅

文笔挺垃圾的



————————————————————




“那你不借给我我去找沐木借,沐木一定给我”星与赌气的退出超Q的语音间找到了沐木。但他知道沐木对自己肯定不会比超Q对自己好,肯定也是要自己付出些什么的,终究是放下身段央求着沐木


“要不然这样吧劳斯”沐木说到“你去找超Q去,和他说一句“我爱你 ”劳斯”


“我…我说不出来 ”无人知晓屏幕前的星与羞红了脸,随即应付了沐木后借到了心心念念的steam账号。光速下播后无聊的翻看着自己的日记,上面满是他的名字,又想到了沐木无心之间的玩笑


     “你去找超Q,和他说一句“我爱你””


怎可能说的出口?那可是占据了自己日记的主人公啊 ,当然还有另外一重不为人知的身份——星与的暗恋对象


但说到底,暗恋对象是男生的话,会被辱骂的吧?会被厌恶的吧?表白?开玩笑,他星与宁可单身一辈子也绝对不会表白——这需要巨大的勇气,而仅凭他渺小一人是无法面对世俗的风雨,不惧外界异样的目光。他不仅仅是只能靠药物活着的病秧子,感情上还是个可耻的胆小鬼


沐木不知晓,超Q自然也是不知自己对他的感情。但如果借此机会表白示爱也是很合理的事。直接说出来应该比较好吧,可万一被他人唾弃了…又该如何呢…


                                   骗你的


只要他表现出的态度不妙,用这句话掩饰也不会怎么样吧,不会被暴露出来自己曾经的小心思吧……


少年人的欢喜自是不忍放弃的。星与瞻前顾后,还是决定像以前开玩笑一样对他坦白心意,望向窗外,夜色酣浓,行人几点,孤身一人确有些许落寞


或许自己都未察觉到的,他已经喜欢他到如此地步:就连所谓一句“我爱你”的玩笑都不决甚久。仍然是抱着些许侥幸心理:


        万一呢?万一他也在爱着自己呢?


这道闪念划过脑海后再也无法消失,久久的停留在内心不消散。星与不由得双颊一红,对着和超Q的聊天记录思考着,想起了他曾对他微小的示爱


          “(我)在你心里”


或许吧。感情占了上风,控制着他的言行。终究是发出去了那携带他羞涩情意的三个字,随即又撤回了那蓄谋已久的爱意。然而刚关上手机决定什么都不想时,特别关心的铃声响了两响——


        “猪”:我看见了哦老师


        “猪”:不用撤回的,老师,我也爱你






______________(你好我是分割线)_______________





    闲聊些许后,星与忽然问到“你吃饭了嘛”

不久,超Q发来了一张室内用餐的照片以及几十秒的语音。碗盘内的食物秀色可餐,桌前还有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孩儿微笑着

——不管怎么看。都是超Q的女朋友

点开收听的语音内容更是让他眼前一黑。险些从椅上摔下

          “猪”:我在吃啊,我现在在xxx饭店和我女朋友吃饭耶,今天是我和她的相爱纪念日呐!老师你吃饭了嘛


那人的声音如此阳光灿烂,却把他拉进了无形的深渊。时至当今才明白,自己所“经历”的暧昧不过是自己脑海中的差意。


也是,他那么耀眼,怎么会喜欢一个渺小平庸,在痛苦中挣扎的病人。星与只觉得自己可笑,又极其可悲。渐渐的,无名的情绪散播开来


空洞的房间似是要将他吞噬,耳旁传来的是不知何人的嗤笑与谩骂,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滑落,跪倒在冰冷的地砖上,恍惚间看向散发着救赎光芒的水果刀…


既然不能拥有,就逃避这一切吧

从来都是那个自负别扭的病夫,怎么配的上…

自以为是的罢了…

让我离开这儿吧……


他永远的倒在了充满血污的地板上,再也见不到他藏在心底的那个人


永别了,从未爱恋过我的爱人







end

—————————————————————

没错分割线以上是糖,分割线以下是刀

我就现在才说略略略~


眠·三(完结撒花!)

接上章(眠·二)

【二点五因为是插曲所以比较轻松随意hhh】

(以后几点几的文章都是插曲啦~和正文没特别大的联系,有推动剧情的作用~)


——————————————————————


二人的房间搁着一堵墙,两人搁着那堵墙爱着对方,不约而同的失眠。不眠之中抽出的仅仅是几缕深陷泥潭的挣扎和徘徊,昏昏沉沉的陷入睡梦中后,醒来则是空无一人的房间。钟表的时针指向十点,已经到了沐木生日的那天,而他甚至得不到自己所爱之人的一句祝福


胖子走了,应约去欲为的大厦。那是终结一切的地方,更是他第二次为了他而踏进的地方


他知道,当他带着自己的性命应约的时候,一切显得多么荒唐可笑,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仿佛随时会被这大厦和它的主人吞噬。但他只是咽了咽口水,走进这充满未知的高楼


欲为坐在真皮沙发上,仿佛已经等的厌倦了,烟灰缸内冒火星的烟头证实了他的烦躁——在他眼里,除了他的猎物,谁都不配占据他的时间


沐木醒来后看到胖子放在餐桌上的餐品,旁边还贴有便利贴要求他十点半登录第五人格,匆忙吃过早餐后便点开了那个充满回忆的游戏


【您的好友虎牙蓝胖子向您发出自定义邀请】


虽然预料到了什么,但沐木也只是默默点了同意。与此同时,大厦内的二人一言不发,胖子点燃了那根寄托着他忧心的烟,烟雾朦胧之中似乎又看到了当年此处的残影他却只在乎着沐木的举动——从始至终


进去准备画面,沐木呆在原地,看着屠夫栏里那记忆中在熟悉不过的名字楞了许久:欲为。直到选角色时看到紫色身影的小丑高举火箭才明白——真的是他,他欲为回来了


恍惚之间摔坐在凳子上,陷入了沉思。导致他忘记了最关键的事


“草!我特么忘选角色了!!”


进入游戏后的女仆装幸运儿唤醒了他,还是要硬着头皮上的。心跳加速,他听到了小丑拉锯的声音,习惯性的报点却没有人予以回答


飞速下板准备往小木屋转点时,却发现那身影越过了他,径直朝向了沙包废墟——如果他没记错,在那儿的是蓝胖子。


他猛的想起什么,挂着游戏,拿着钥匙出了门——一切都要快,拦下了出租车和司机说明地点后,开着流量继续打着这恩怨分明的局


佣兵带着小搏命跑到幸运儿面前,而那人没有任何反应,蓝胖子内心咯噔一下,也只是石击水面,不久便恢复平静


是啊,或许自始至终,他都在爱着他吧…

自己只不过是陪着他的那颗灰暗的星,怎么比的上他所爱慕的星空?只不过,星空是假象,正如欲为表现出来的一般冷漠罢了


小丑拉锯,来到了四合院。正牵起佣兵,朝着幸运儿打转,欲为抬头看着胖子——那个爱着沐木多年的男人笑着,熄灭了手中的烟。他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不怕死,他怕的只是沐木再受伤…


    这回,可没人再保住你了啊…沐木,别再犯傻啦…他欲为不会爱你的……


胖子放下手机,闭上眼祈祷着沐木以后的日子,没有了他蓝胖子,沐木也要好好活下去啊,至少不要再像从前那样,傻傻的爱上不属于自己的人吧

     欲为冷笑着,也放下了手机。可随即——

         砰——

枪响了,并非欲为想象中庆贺的烟花,真枪实弹的打在那紫色的身影之上,小丑挣扎着,迷茫着。终究是佣兵挣脱了气球的束缚,回归了地面。


二人不敢相信的看着游戏的画面。猛的,门开了……


“沐木?”胖子张着嘴,不想也不敢再说什么,无数的话语汇聚在心头,却阐述不出一句内心的感受

沐木蹙了蹙眉,冷酷的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里尽是厌恶和鄙夷。他终是将这份厌恶还给了欲为


“欲为,不管如何,这荒谬的游戏该结束了”

“赌局已定,我自有选择”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好聚好散”


 沐木转而又拉起蓝胖子的手,面带微笑的看着胖子,语气平缓而温柔。他甚至感觉快陷入了这男人笑颜下的温柔敦厚


“走吧,咱们回家”


如果征程有你陪伴,那么,我愿意为你披荆斩棘










end

—————————————————————


感谢观看~

回答一些问题OvO


Q:为什么题目是【眠】却几乎没有写关于眠的事?


A:呃啊,首先就是用沐木的那个梦来暗示了一下情节,而睡眠可能会更好的体现人物的性格(?)好吧其实是我失眠时突然想到的,所以题目叫眠,对不起真的不会起题目


Q:什么时候退蓝沐?


A:正主回归三次或人品出现问题


Q:可以再大体讲一下情节吗?


A:呃啊,有时间一定


Q:以后会写远古cp吗?


A:一定会,尽量不写刀子,目前特别感兴趣的是蓝沐和哼七,限克我怕掌握不好人物性格所以可能写的少,剩下的话还有就是可能会写一些奇怪的cp(?hhhh)就这样


最后感谢各位看到现在,番外有时间会写的。预计暑假可能会写的比较多,然后目前也有在写下一篇蓝沐【吻】OvO



眠·二(点五)黎明前的煎熬

接上

主蓝沐(he)夹带欲沐(be)

各位应该都看惯了我的垃圾文笔和ooc吧(hhhc)

总之如果有问题欢迎提出也欢迎各位讨论!

来吧让我们直接↗开始↘(不是)


—————————————————————

经过几天的严(暴)格(力)训(殴)练(打)。沐木的记忆逐渐清晰,他可以掌握转点的时间和机会,背过了部分地图的出生点

   蓝胖子松了口气,转而又想到了什么

    这次的赌约,最关键的还是沐木的选择

他蓝胖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的滋味

  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让沐木因为欲为而再度迷茫无助。自从这赌约开始,每个夜晚他都凝望着天花板,也在凝望着自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对沐木的爱,更了解沐木当年对欲为的感情早已超出友情范围之外…记得沐木大胆的表白,记得他因此被殴打的伤痕…记得他被众人谩骂的无助……

   那个时候,欲为只是冷漠的看着众人的表现,不时的发出笑声,甚至最后的时刻将自己对沐木的心意说了出来…记得欲为一脚踹开自己的神情,记得他对沐木抬手就是一巴掌……

   他恨他,但他爱他

   心口处隐隐作痛,牵动着身体多年前为保护他的伤痕,最终只化为彻夜不眠的叹息:他恨当年的自己如此渺小,抵挡不住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甚至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男孩儿。

但细水长流的陪伴终究抵不过一时的情投意合,可悲的是就连这份所谓的情投意合也不过是欲为给沐木的假象

他觉得沐木就像是单纯的小兔子,爱上了那将他撕咬破碎的灰狼,而他自己则是兔子身边最后的那棵大树,供他乘凉疗伤

某日半夜,胖子收到了欲为的信息,尽管只有短短几个字,却也让他觉得不安

“9月8号,出来应约”

“非要是他生日吗”胖子皱了皱眉。见对方没有回应便看向日期,电脑屏幕上小小的一角写着

      9.1

“…还有7天吗……”暗自想着,拉开窗帘时才发现天色渐白便穿好衣服进了厨房(可怜的厨房不会告诉你们某次胖子回家时自己的惨状,原因只是沐木突然饿了想做个蛋炒饭……)


显然沐木也没有睡好,躺在床上也不知再想着什么。他总觉得胖子有什么在瞒着他,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尤其是当他看到来自名叫“欲为”的游戏好友申请后,便觉得一切愈加不对了。他能感受出来胖子近期的情绪不稳定,能感觉的到他的焦虑和不安,而每次他想上前询问时,总觉得很多声音冲他吵叫

“你就是个寄生在他家的麻烦”

“你这种人注定被人抛弃”

“呸!恶心”

他不断晃动自己的头,想要保持短暂的清醒,换来的却是耳边不知谁人的嘲笑,刺痛着他的双耳,刺激着他的精神

不止一次的想过从楼上一跃而下,但莫名为离开世界感觉不舍…他因为那个埋藏在心底的他而对这伤害他的世界产生眷恋,自己却不得知自己早已离不开蓝胖子,雷雨天的安慰,饥饿时的餐点都源于胖子对他的感情

他甚至觉得,胖子喜欢他。但是他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耳边响起的声音都是那众人的歧视与谩骂

“马泽天你不配他的喜欢”

“别自以为是了,真以为自己多讨人喜欢吗”…

是啊,我怎么配的上他的喜欢呢,沐木黯然,不觉间流下两行清泪


“沐木!吃饭啦!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蛋炒饭嘿嘿嘿嘿”胖子说着进了他的房间,却不料看见美人落泪(不是)赶忙坐在床边安慰

“哎呀这几天你辛苦啦,中午给你炖排骨……我知道伍六七他们确实挺闹腾的昂,没事习惯了就好嗷……”话未说完,只觉得沐木抱紧了自己,胖子叹了口气,抚摸着沐木瘦弱的后背“别哭啦…哭对你现在身体不好,起来吧,把饭吃了……”



未完待续

—————————————————————

(因为五一结束就得回学校了所以赶紧写了点儿发出去,可能会有2改QAQ写的不好各位见谅)